同心栀子

与我同心栀子,赠君百结丁香。

“我那时什么也不懂!我应该根据她的行为,而不是根据她的话来判断她。她香气四溢,让我的生活更加芬芳多彩,我真不该离开她的……我早该猜到,在她那可笑的伎俩后面是缱绻柔情啊。花朵是如此地天真无邪!可是,我毕竟是太年轻了,不知该如何去爱她。”

“如果有人钟爱着一朵独一无二,盛开在浩瀚星海里的花儿,那么,当他抬头仰望繁星时,便会心满意足。他会告诉自己:‘我心爱的花儿在那里,在那颗遥远的星星上。’可是,如果羊把花儿吃掉了,那么,对他来说,所有的星光便会在刹那间暗淡无光!”

“有一天,我看了四十三次落日!”

过了一会儿,你又说:“你知道——当你感觉到忧伤的时候,就会喜欢看落日……”

“你那时很忧伤吗?就是你看了四十三次落日的那天?”

小王子没有回答。

我尝试着在这里写下关于他的故事,
是因为我永远不会忘记他。
忘记朋友是一件悲哀的事,
不是每个人都会有朋友的。
如果我把他忘了,
那我就可能会变得跟那些除了数字之外,
对什么事都漠不关心的大人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 当你告诉大人们你新交了一位朋友时,他们从不会向你提出一些实质性问题,绝对不会问:“他的声音好不好听?他最喜欢的游戏是什么?有没有收集蝴蝶?”他们只会问:“他几岁?有几个兄弟姊妹?体重多少?他父亲赚多少钱?”他们以为只有知道了这些数字才算是了解别人。

大人们都是这个样子,以衣冠取人。

所有的大人都曾经是小孩子,
虽然,只有少数的人记得。

我本来很开心,
后面发现这份开心无处分享,
我突然就难过了。

自由固不是钱所能买到的,
但能够为钱而卖掉。

故人笑比中庭树,一日秋风一日疏。